人与自然

国内家庭信托发展的五大趋势

200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以下简称《信托法》)没有单独对家庭信托进行定义。

然而,《信托法》确立了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并为家庭信托提供了法律基础。

2014年4月初,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发布《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99号文件》),明确提出向转型方向“探索家族财富管理,为客户量身定制资产管理方案”。

自2014年以来,许多公司开始大力发展家族信托业务。

与此同时,传统信托业务监管方法不再适用于家族信托的特点越来越明显。

2018年8月17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信托部关于加强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信托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37号文件》),要求各银监局信托监管办公室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加强对信托业务和创新产品的监管。

“37号文件”最大的亮点是,政府首次明确公共信托和家庭信托不适用于资本管理的新规定,也明确了家庭信托的定义。

“37号文件”与2014年的“99号文件”和2017年《新资产管理条例》的指导意见相同。与此同时,它补充了家族信托等创新业务。这也是信托业鼓励信托公司回归“受人委托、忠于人”的原始业务的一个激进举措。

还有一些事情值得思考“第三十七条”。

第一,“37号文”明确了家族信托的受益人范围,受益人应是包括委托人在内的家庭成员,受益人和委托人则需要有血亲或姻亲关系,而之前部分机构设立类似照顾员工、朋友、师徒等类型的家族信托将不再可能;第二,家族信托服务以他益为前提、以实现财富保护、传承和管理为目的,也将区别于单纯追求资产保值增值的理财产品,更好地实现其事务性管理功能;第三,家族信托是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庭的委托,根据其设立的实质目的,将区别于传统的集合资金信托和单一信托,为家族信托的多委托人模式(当然必须为家庭成员)提供了政策基础,但国内和海外实践中仍以单一委托人为主,以避免多委托人意见不一致时造成信托受托人的管理困境;第四,家族信托财产金额或价值不低于1000万元,设定了成立家族信托的门槛,前期部分机构推出的150万元、300万元或600万元起的所谓迷你家族信托,将不再归属于家族信托;第五,强调家族信托是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区别前期很多机构推行的类理财产品的标准化家族信托。首先,“第37号文件”界定了家庭信托受益人的范围。受益人应为包括客户在内的家庭成员,受益人和客户需要血亲或姻亲关系。然而,一些机构不再可能建立类似类型的家庭信托来照顾雇员、朋友、教师和学生。第二,家庭信托服务以其他利益为前提,旨在保护、继承和管理财富。它也将不同于只寻求保持和增加资产价值,更好地实现其交易管理功能的财富管理产品。第三,家庭信任是由一个人或家庭委托的。根据其设立的实际目的,它将不同于传统的集合基金信托和单一信托,为家庭信托的多客户模式提供政策基础(当然,必须是针对家庭成员)。然而,在国内外的实践中,单一客户仍然是主要客户,从而避免了信托受托人因多客户意见不合而陷入管理困境。第四,家庭信托财产的金额或价值不低于1000万元,为家庭信托的设立设定了门槛。一些机构在前一时期推出的150万元、300万元或600万元的所谓微型家庭信托将不再属于家庭信托。第五,强调家族信托是定制的交易管理和金融服务,区别于早期许多机构推广的类似金融产品的标准化家族信托。

总体而言,国内家庭信托服务得到监管部门的支持,并有法律依据,但相关的配套制度、法律法规仍需进一步完善。

例如,未来需要进一步澄清家庭信托的建立、存在和分配过程中的税收问题。

虽然“37号文件”被用作政策支持,但没有详细的指导方针,各金融机构的执行水平也各不相同。

当然,另一方面,在主要框架确定和详细规则不明确的情况下,许多机构在家庭信托服务方面也得到更具创新性的发展空。机构的创新实践和经验总结也将促进行业监管的进一步完善。

鉴于我国单独监管的原因,我国家庭信托的建立一般是通过与特许信托公司的合作来实现的。

以信托公司为例。据公开统计,在中国68家信托公司中,参与家庭信托的机构数量从2013年的6家增加到2018年的34家,家庭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从2013年的10亿多增加到2018年的数百亿。

委托资产的类型从2013年的现金资产扩展到2018年的现金资产,涵盖保险单、股权、房地产和艺术品。

未来,随着法律法规和税收制度的不断完善,信托登记制度的引入和客户认识的加深,家庭信托将呈现专业从业人员和丰富服务内容的趋势。

趋势1:从业者和人员进一步划分家族信托(Family Trust)不是一种产品,而是一种基于保护和继承高净值客户家族财富的综合规划服务,是各种财富风险管理的工具。

无论企业组织是类似标准化金融产品的短期增量思维,还是着眼于帮助客户做好长期财富风险管理、帮助家庭永续经营等个性化服务的战略定位,都将赢得市场,消除客户选择测试中的不良因素。

我们有理由相信,坚持真正的家族信任,有效构建家族财富综合管理服务体系的组织将会走得更远,在更深层次上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更符合监管机构“探索家族财富管理”的指导方向。

此外,家族信托作为高净值客户名下所有财富的顶级设计,整合了各种财产的保护、管理和继承,整合了法律、税务、保险、投资、公司结构、基金会、慈善、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等诸多领域的综合知识。它通常被称为私人银行的顶级服务,需要高度的专业精神、工作经验和员工经验。

真正以工匠精神为客户建立个性化家庭信任的专业人士更有可能获得高净值客户的信任。

趋势2:信托财产从单一财产信托向多财产信托家庭信托发展,从单一现金财产向目前以现金为基础的信托财产发展,具有多元化的政策、股权、房地产、艺术品等。

然而,由于缺乏信托登记制度,以股权和房地产等非现金资产设立家庭信托只能采取交易转让,成本高昂。

目前,各种机构正试图在一些客户能够接受税费成本的情况下向前推进。然而,无论已经登陆的股权信托还是房地产信托只是一个案例,都有其特殊性,不具备大规模复制的条件。

然而,许多高净值客户的资产主要集中在股票和房地产上。随着信托登记制度和税收制度的不断完善,股权信托和房地产信托将是一片蓝海,尤其是国内上市公司的股权信托。

如果监管部门能够借鉴国外的做法,允许上市前股权结构建立大股东的家族信托结构,将有助于稳定上市公司的股权,避免上市公司大股东之间因婚姻问题、继承问题和家族纠纷而导致股权分割和股价下跌。

保险信托利用保费和保险金额之间的杠杆作用,大大降低家庭信托的门槛,可以覆盖更大范围的高净值客户。

在解决估价和保管问题的前提下,通过合理的信托结构设计,也可以满足高净值客户艺术收藏品的继承需求。

对于一些客户提出的知识产权继承需求,也将实施基于创新实践的知识产权家族信任。

趋势3:从生前信托到遗嘱信托,目前国内家庭信托都是生前信托,即客户在生前将其财产交付给信托,并做好继承和分配的安排。

根据信托法的规定,其他利益信托的信托财产在我国不是遗产,可以按照信托中约定的分配方式定向转让。

一些高净值客户也想建立遗嘱信托,因为他们强烈希望控制财产和考虑转让成本。

在海外,一些高净值客户确实通过威尔信托公司将他们的一些财产转让给信托公司。

虽然中国信托法第13条指出“遗嘱信托的设立应当符合继承法关于遗嘱的规定”,但在实践中,由于通过遗嘱将财产转让给信托的处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以及遗嘱中的财产是否会根据委托人死亡时的财产进行处置的争议,目前中国还没有真正的遗嘱信托。

在未来相关政策出台后,家庭信托可以分为生前信托和遗嘱信托,以满足客户不同的继承需求。

趋势4:从家庭信托延伸到家庭慈善随着中国2016年《慈善法》和2017年《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的颁布,慈善信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中国高净值客户更愿意参与慈善事业,在完成企业交接后回馈社会。

除了单独设立慈善信托外,未来的趋势也是将慈善需求纳入家庭信托,即设立慈善信托作为家庭信托的受益人之一,并捐出部分收益,以确保捐赠资金的可持续性。

同时,可以成立由家庭成员和受益人组成的决策委员会,这不仅可以提高受益人的慈善参与,增强家庭成员的凝聚力,继承家庭的精神财富;它还可以对家庭信托设置限制,以鼓励和限制儿童参与慈善事业的表现。

此外,慈善信托和基金会这两种财富规划工具的各种组合,以满足客户的各种慈善规划需求,也将成为未来家庭慈善事业的发展趋势。

例如,慈善信托的受托人主要是信托财产的管理者,基金会主要是慈善项目的管理者和执行者,同时,通过基金会的法人地位,为慈善捐赠出具税前相关发票等。

简而言之,家庭慈善也需要专业规划。

趋势5:我国从家庭信托服务升级到家庭办公服务的绝大多数超高净值客户都是民营企业家。除了高净值客户的财富规划和继承之外,还有家族企业的继承、治理、投融资和家族事务管理的需要。

因此,基于家庭信任衍生产品升级的家庭办公服务将更好地满足这些客户。

包括基于家庭信托的家庭财富管理和财富继承服务、投融资、上市、股权结构排序、基于家庭投资银行的家族企业继承等服务、基于家庭使命的家庭宪章、家庭精神和价值观、家庭治理和家庭事务管理与决策等支持系统的规划服务、基于家庭信托、慈善信托、基金会等工具相结合的家庭慈善规划服务。

家庭办公服务将在各个方面与客户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增强客户粘性,并提供金融机构与客户之间的各种联系。

(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与他所在的单位无关。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